國館官方 / 人物誌 / 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...

分享

   

【菜鳥集運自提點香港】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2021-09-29  國館官方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我的一生,

是中國女人用愛和理念,

爭取女人自由的一生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民國曾有個傳奇女畫家,飽受罵名和讚譽。

只因她是女性,出身於青樓,長得又不好看,就讓她在講究出身的畫壇變成一個任人攻擊的靶子。

她在國內多次被罵“妓女不配進入藝術殿堂”,畫作被毀;但在國外卻拿獎拿到手軟,開展遍及世界各地。

她叫潘玉良。

名列民國六大“新女性”畫家之一,創作最多,成就也是最高,畫作賣到了2920萬。

她並不懼流言蜚語,努力用作品發出女性的聲音,打破男性獨霸的民國畫壇的壟斷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她從小被叫做掃把星。

因為她一出生,父親就去世。待她長到八歲,母親也去世。

鄰人們只覺得這個厚嘴脣女孩很晦氣,剋死一家子人。這似乎註定她的一生都要在這些嘴皮子下過活。

而此時的她還不叫“潘玉良”,還是一個叫“陳秀清”的可憐女孩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圖 | 年輕時的潘玉良

父母雙亡,她只好寄人籬下,來到好吃懶做的舅舅家。

可畢竟不是親生的,舅舅每天對她不是拳腳相加,就是嫌她是個拖油瓶,晦氣。

她也只能學會看眼色,謹慎小心地生活,咬牙忍着這些打罵。

然而,舅舅因為濫賭欠下鉅債,卻騙她到青樓,將她賣為奴婢換錢。

在青樓裏的日子,每一天都是那麼的漫長。

小小年紀她就要忍受醉酒的嫖客們,稍有一點小過錯,老鴇就會打罵,過重的勞役雜務壓得她喘不過氣來。

她多次逃出青樓,結果都被抓回來一頓毒打。接着又開始暗無天日的生活。

在她以為自己的一生就要在青樓裏的磨折中度過時,也許是上天的眷顧,給她安排了人生的貴人。

潘贊化,蕪湖海關監督,曾和陳獨秀一同加入中國青年會,給《新青年》撰稿,接觸過進步思想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圖 | 潘贊化圖

在潘贊化眼裏,那個唱京戲的小婢,眼神哀怨,但又不卑不亢。席間多聊幾句,才知道小女孩的悽慘身世。

此時他的惻隱之心動了,出於可憐,便花錢將她從青樓贖出。

但對於陳秀清來説,離開青樓就是一次新生。

她感激潘贊化這份恩情,決心侍候他一生。於是,她嫁給潘贊化為妾。

然而,一個有權有勢的人,一個最卑微的青樓婢女,看客們又開始動嘴皮子議論這種結合。

輿論都極力反對這個婚姻,但好友陳獨秀力挺他們,成為他們的唯一的證婚人和賓客。

為了報恩,她改名隨夫姓,開始了以“潘玉良”為名的人生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圖 | 潘玉良與潘贊化雕像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“青樓奴婢”的出身,始終是潘玉良一塊擦不乾淨的污漬。

當她努力地從吃人的青樓爬出來,總有人給她使絆,但只會讓她更奮力前行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圖 | 潘玉良

這個新家,給予潘玉良很多温暖,她可以不憂衣食,接受教育,甚至被鼓勵學畫畫。

彼時懵懂的潘玉良,只是想把一切都用畫筆發泄出來,但她沒想過這隻畫筆會改變自己的一生。

1920年,她進入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就讀西洋畫科,而所在的班級是中國美術史上第一次男女合班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圖 | 上海美術專科學校

校外的學生運動紅紅火火,校內各種的藝術活動,這些都衝擊着潘玉良的內心。

她第一次感受到藝術的力量,原來女性,是可以做很多事。同時,她下定決心要把畫畫當作一輩子的事業去精進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圖 | 上海美術專科學校西洋畫科第一次男女同校旅行寫生團合影,前排女生右三為潘玉良

因為裸體寫生有礙於風化,社會輿論反對美院推行人體寫生。

潘玉良想要更進一步學習人體寫生,但沒有模特,該怎麼辦?

她轉頭一想:自己的身體不也是人體嗎?就這樣畫吧!她開始照着鏡子,畫出一張張人體。

其他學生還在為此羞赧,創作停滯,而潘玉良已經在意識上比他們先走一步,兩步,甚至更遠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圖 | 潘玉良作品

冒尖的潘玉良開始在學生堆裏有些扎眼,有些學生開始看不慣這個尖子生。

有人發現她曾在妓院工作,第二天“西洋畫班的潘玉良是個妓女”的謠言不脛而走。

同班同學開始偷偷議論,甚至有些人大聲抗議,表示不願和妓女同室學習。

最終,校方迫於壓力勸退潘玉良。

那時國內的藝術界是”高貴“的。同行看同行,出身不好,便一腳踢出去。

好像潘玉良始終沒從那個青樓走出來,她又變成當年那個可憐小婢女,該何去何從?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圖 | 潘玉良作品 —— 紅衣自畫像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這個封建勢力濃厚的環境,困住了多少女性。

潘玉良對此感到憤憤不平,她決心要用行動告訴世人:藝術並不關乎出身。因此,她決定要往更遠的地方走——出國學藝術。

1921年,適逢里昂中法大學招考赴法留學生,潘玉良參加考試並被錄取。就這樣,她成了中國第一批女留學生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圖 | 潘玉良在羅馬皇家美術學院的畢業照和畢業證

留學的日子裏,畫畫永遠是她第一順位。飯也許可以不吃,但畫畫不能停。

她努力從這些古老的西方藝術土壤中汲取營養。她並不滿足於本校的學習,冒着退學的風險跑去校外,甚至申請去意大利學習雕塑。

1926年,潘玉良在意大利政府國際藝術展上榮獲一枚金質獎章。此刻的她,覺得自己終於有所成就。

她長舒了一口氣,決定回國辦展覽,要讓那些非議她的人好看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圖 | 留學後的照片

1928年,她在上海開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次個展。一下子展出了八十多件作品。

《顧影》《黑女》《仰卧》等一系列裸體畫的展出引起轟動。多個評論家在報紙上撰寫評論,大加讚歎這位留洋畫家的筆觸。

圖 | 當時雜誌報道的畫照片

這個展出在當時絕無僅有,如此大型,所涉及的創作又是如此豐富。她,成了第一個在國內開個展的女畫家。

一時間,“潘玉良”這三個字響遍那個男性獨霸的民國畫壇。

曾經勸退她的母校拋出橄欖枝,邀請她擔任西洋畫科的系主任。

她作為一名美院老師,卻經常出去演説。又和學生打成一片,上課帶學生下鄉寫生,下課又是給學生彈琴助唱。

但在有的老師看來,這卻成為了一種罪。罵她為師不尊,還看不起她的出身,因為“大學是神聖的殿堂”,所以不願與她同席。

但此時潘玉良根本不關心:你不願來,我還不去呢。

她更關心的是學生、創作和外面的社會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圖 | 中間為潘玉良

她開了幾次展覽,都把展覽的錢用於支持抗日活動,為支持綏遠軍民抗日的義展,她捐出自家珍貴的玉雕佛像。

甚至,她還在一次演説裏大聲呵斥畫壇裏的某些人遠離現實,毫不關心社會上發生了什麼。

這下,就像捅了馬蜂窩一樣。一個出身低微的人竟然膽敢直戳這些人的痛楚。

果然,當她開第五次畫展時,麻煩來了。

她着力最多的《人力壯士》,一副原本是頌揚底層人民的畫,卻被一些“有心人”抓住裸體畫這點,畫作竟然被觀眾大劃口子,甚至被貼上了這樣的嘲諷字條:妓女對嫖客的頌歌。

一旦對比同時期的徐悲鴻,他創作了《愚公移山》,卻被大加讚揚。就會發現兩人待遇,可謂雲泥之別。

“妓女不能玷污象牙塔“的非議又一次甚囂塵上,此刻的潘玉良猶如萬箭穿心。

她再次看清這個講究出身的藝術界,封閉又保守,深知自己難以進行藝術創作。於是,她再次出走到歐洲。

但她沒想到,這一去就是再也不回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她在歐洲得到了自由,卻也更加寂寞。但,幸好還有藝術。

在時局多動盪的時候,潘玉良的內心也不平靜,執筆畫畫,堅持發聲。

二戰時期,潘玉良依然留在兵荒馬亂的法國,她畫出《法國大屠殺》,記錄了法西斯的惡行,控訴這場戰爭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圖 | 《法國大屠殺》

在一次畫展上,德國軍官看上了潘玉良的《舒坦》,揚言要買。只不過,是低價購買。

她直接斷言拒絕,惹怒了德軍,那邊派人公開在展覽期間蓄意破壞她的畫作。

這次潘玉良很淡定,她轉手就在畫的背面寫上:該畫因為拒絕德軍低價購買而被毀壞,立此為證。

即便德軍在法國多麼盛勢凌人,她根本沒怕過。

她人在歐洲,也從未遠離過祖國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圖 | 潘玉良舊照

戰時的生活很清苦,但比起自己的衣食住行,她更憂心國內戰況,賣畫捐款給抗日戰爭受害的女性和兒童。

戰後,她還公開致電政府,要求收回與賠償那些被日軍侵略期間破壞的中國藝術品。

十年如一日地堅持創作,潘玉良在歐洲收穫了應有的鮮花和榮譽。

她獲邀參加各類大型的展覽,遍及歐洲、美國、日本。人們都驚歎中國有這麼一位女畫家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圖 | 1959年榮獲法國大學“多爾烈獎”,巴黎市長親自授獎

很多藝術家都在大駕光臨她的畫室。而室外帶有刻着“潘玉良”三字的牌匾,許多訪客和藝術家都在匾額上簽名留念。

然而,潘玉良和她的作品一直在外流浪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圖 | 潘玉良的作品

即便在歐洲長居幾十年,她早已是出名大畫家,也始終堅持不改國籍。但她至死都未踏上祖國,也未能見到家人。

晚年時,她經常拿着潘贊化送的項鍊遙望窗外,甚至在枕頭下準備好了遺書,交代友人一定要把自己的作品送回祖國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圖 | 潘玉良與潘贊化的定情信物

直到死後,她的作品才漸漸回到祖國,但她卻永遠安眠在法國的墓園裏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“一個妓女不配進入藝術界”,一直是潘玉良心中的一根刺。

現在看來,這句罵名映射出的是人心的狹隘和偏見。

人們只看出身,非議一個人,這很容易。但實際上我們並不知道每個人的背後都在經歷一場怎麼樣的戰爭。

潘玉良的一生亦如此。看客們只會看到她出身青樓,卻敢玷污高貴的藝術殿堂。卻從未思考潘玉良為何淪落到青樓,也不知道她多麼痛苦地掙扎到現在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圖 | 中間——潘玉良

以潘玉良當時的家庭和天賦,她大可做一個只是把畫畫作為裝點的畫家,也可以退出這個畫壇,安心做一個顧家的女性。

但她沒有選擇這些輕鬆路子,反而是揹負罵名,執起畫筆,一畫就是一輩子。她,是真的身體力行女性解放。

正如她所説:我的一生,是中國女人用愛和理念,爭取女人自由的一生。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圖 | 潘玉良作品

資料來源:

1.林純用.藝術品修復與真實性原則-以安徽省博物館典藏潘玉良油畫《春之歌》為例

2.李京.試論述潘玉良的生平及其繪畫歷程

3.中國近現代中國藝術線上文獻庫 :潘玉良PAN YU LIN

4.浮葉.出身青樓的女畫家:潘玉良女教授


從青樓婢女到民國頂流畫家,她長得醜,卻活得漂亮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