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灘TheBund / 待分類 / 最美楊貴妃,與楊麗萍齊名,滬上一代女神...

分享

   

【菜鳥集運自提點香港】最美楊貴妃,與楊麗萍齊名,滬上一代女神周潔離世

2021-10-04  外灘TheBu...

朱顏逝去

經典永存

周潔

昨天上午,導演胡雪樺在微博上公開了這則悲痛的消息。

舞蹈家、演員周潔老師,因病痛離開了這個世界,享年60歲。

你可能不熟悉她的名字,但大概率看過她在電影《楊貴妃》中跳的霓裳羽衣舞,她因此被日本影迷稱為“東方美神”。

即便已經過去近30年,這段視頻依然在B站擁有極高的人氣。排舞大氣磅礴,楊貴妃身姿優美,在後來的影視劇中,幾乎再沒有超越她的霓裳羽衣舞。

周潔幾乎和楊麗萍同期成名,兩人齊名被稱為“南有楊麗萍,北有周潔”。

周潔扮演的楊貴妃

雖然從影生涯不長,但周潔留下了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。

《火燒圓明園》和《垂簾聽政》的麗妃、《敦煌夜談》的燕兒、《鳳鳴岐山》中的妲己、《山野》的田葉......芙蓉如面柳如眉,周潔滿足了我們對古典美人的幻想。

後來她在美國休斯頓開辦了華人舞蹈學校,把中國舞蹈的魅力帶到北美。

休斯頓市市長定11月20日為周潔舞蹈學校日,周潔的名字和她的成就也被編入了“世界名人錄”和“世界華人精英大典”。

聽聞她逝世的消息,周潔的生前好友、主持人曹可凡回憶起兩人的合作。

“槿夕姑姑”孫茜回憶起和周潔一起拍戲時,她叮囑自己要照顧身體。


朱顏逝去,經典永存。

01
最美楊貴妃

 1980年,不到20歲的周潔碰上了一個好機會:中國香港導演李翰祥在甄選《火燒圓明園》的演員。

周潔沒有試鏡,只在剪輯車跳了一段舞,李翰祥就選中了她出演麗妃,“她的舞蹈和眼睛都是一流的,完全不用試鏡,這就是我要找的麗妃。“

第一次演電影,對周潔來説並不容易。那時候拍戲,熬大夜是常事,她的妃嬪造型又複雜,每天要提前三個多小時去梳髮髻,那時候往往還沒天亮。後期麗妃被慈禧做成人彘,她每天要蜷成一團呆在罈子裏,一天下來,整個人都散了架。

後來接受採訪時,她笑着説吃的苦都忘了,就記得和劉曉慶每天吃方便麪,被戲稱為“方便麪太后”和“方便麪妃子”。

《火燒圓明園》

雖然麗妃不是《火燒圓明園》裏最重要的角色,但她的魅力依然征服了觀眾,也有越來越多的片約找了上來。

其中最聞名的,便是《楊貴妃》。

周潔最後一次發朋友圈,在今年5月27日。當時她就轉發了自己在《楊貴妃》中的舞蹈片段。

《楊貴妃》

當時為了貼合唐朝豐腴美人的設定,因為練舞保持削瘦身材的周潔狠心增肥了30斤。雖然很怕演完瘦不下來影響跳舞,她還是制定了嚴格的“胖身計劃”:一天吃八九個雞蛋;每天睡前一碗老母雞湯。總得來説,少運動多睡覺多吃飯,徹底打破舞蹈家的作息。

付出帶來了巨大的收穫。1992年,《楊貴妃》火遍全國,一曲霓裳羽衣舞驚豔了所有人,拿下了第十六屆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故事片。崇尚唐朝文化的日本安部功買下了國外版權,電影在日本上映後,周潔更被日本影迷稱為“東方美神”。

02
南有楊麗萍
北有周潔

周潔從小學舞,12歲考進了海歌劇院學館,被稱為“舞蹈精靈”。姣好的面容和強悍的舞蹈實力,讓她從一開始就跳上了主角,主演了《半屏山》、《鳳鳴岐山》、《小刀會》、《木蘭飄香》等一系列大型歌舞劇。 

1979年跳《半屏山》,周潔左胸的肋骨骨折,但音樂沒停,她硬生生咬着牙把把接下來的半場表演跳完了。幕布一拉起來,她整個人都攤在地上,心中發誓再也不跳舞了——當然不可能。

這也讓周潔感慨:和舞蹈比起來,拍電影要輕鬆多了。舞蹈不能出錯、永遠要保持最佳狀態,每次上台前都很緊張,一度得上了失眠症。

此時,也正是楊麗萍憑藉“孔雀舞”嶄露頭角的時候。雙姝一南一北,舞蹈界有“南有楊麗萍,北有周潔”的説法。

“我是屬牛的,摩羯座,O型血,做什麼事都特別專注,一古腦兒往前走。” 

這樣的周潔,沒有繼續當演員,而是選擇成為一名中國舞老師。

90年代末期,她離開家鄉上海,前往美國休斯頓,因華人家長的呼籲,在那裏開辦了自己的華人舞蹈學校。她氣憤於外國人把中國舞視為“扭秧歌”,決心要培養出下一代中國舞人才。

但凡看過《楊貴妃》,都會被中國舞的婀娜所震撼。周潔擔任校長,親自上陣搞裝修、發廣告,學校建起來後又承擔一線教學工作。很快這個學校成為了北美地區最有名的華人舞蹈學校。

休斯頓市市長定11月20日為周潔舞蹈學校日,周潔的名字和她的成就也被編入了“世界名人錄”和“世界華人精英大典”。

03
割不斷的家鄉情
落葉歸根

雖然出國數十年,但周潔始終惦記着家鄉上海。2002年,她把舞蹈學校開到了家門口,收了兩千多名學生,時不時親自去“探班指導”,她的學生回憶起自己的周老師,“年輕、漂亮、專業、負責”。

當時有認識的藝術家認為周潔自討苦吃,但也有人想給周潔做商業包裝。周潔拒絕了擴大規模的投資,只想在能力範圍內對學生負責。

一面當老師,一面偶爾拍戲,周潔忙得樂在其中。但在2007年,一個電話又改變了她的人生軌跡。

周潔的“孃家”,上海歌劇院的院長告訴她了一個不幸的消息:歌劇院開不下去了。周潔大吃一驚,在和自己的恩師長談之後,她決定為它做點什麼。

但上海歌劇院的境遇之惡劣,還是讓周潔苦惱。她這麼告訴記者,“看到舞團一缺資金、二缺作品、三缺人才,我心有不甘,決定排演一部重塑上歌舞劇實力、也代表上海舞劇的新作。我告訴自己:只許成功,不能失敗,因為舞劇團只有這一次機會。” 

為此,周潔多次前往北京邀請自己在《楊貴妃》中編舞的老搭檔陳維亞為上海歌劇院編排《周璇》。那時候,周潔請不到陳維亞被急哭的段子還上了新聞,周潔很不好意思,“各種辛苦,自己也很奇怪怎麼哭了,很多年沒哭了,還哭得特別傷心。“

後來《周璇》大獲成功,還去了美國演出,美國公共廣播電台買下版權在海外發行。上海歌劇院一下子被救活了。

《風月》

對上海的愛,讓周潔在生命的最後決心落葉歸根。

從2015年患病開始,她就在休斯頓接受治療。近期,她破除萬難包機回國,在到達上海幾日後,魂歸故土。

周潔在舞蹈學校

周潔曾在採訪時説,“我認識美是可以訓練的,美不一定是長得漂亮,不一定是標準的嘴巴和鼻子。當然整形我不反對,光是外在的東西是不夠的,真正的魅力來自內心。“ 

周潔留在我們記憶裏的,是女性真正的魅力所在。

文/siri110
部分資料來自新民晚報、文匯報、揚子晚報、北京青年報、新浪娛樂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